挡不住的高分复读生:高三打基础高四985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9-11 13:14

  “今年四川理科高考的魔幻现实大戏,全省前1万名有6300个复读生!”随着高考分数发布,最近一则传闻掀起网络上对复读生的集体声讨。

  这一传闻日前已被四川省教育考试院辟谣。自贡市警方追踪后发现,假消息由自贡市一名应届高中生所编造,系因分数与人民大学相差很多。

  原来,该校2019年高三复读班开始招生,计划招收1000名。由于名额有限,大批来报名的学生和家长早在凌晨三点便在校门外守候。

  时代变化太快。过去落榜生才复读,如今学霸们也开始复读了,一说起自己是复读生,就器宇轩昂地说目标是清华和北大。

  “高分复读对学生、家庭、学校各方来说,都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但在只看分数来录取学生的考试招生制度下,又是一个被迫的选择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。

  在广东深圳,2018年有高考复读学校招生还没结束,已经有近10个超过高分优先投档线的学生确定复读,理科最高分达到568分,文科最高分超过600分。《深圳商报》采访该校校长时发现,高分考生准备复读的人数猛增。

  在四川巴中,一场针对高分复读生的招生计划2018年在中学间悄然展开。上一本线的考生是各校招录的重点对象,高四食宿免费成为各校提供的标准配置。对更高分数的复读学生,学校还开出了更高价码。《巴中日报》走访发现。

  为了针对考生非“985、211”不上、录取后不报到的情况,2018年高考大省河南还出台了一项政策,高校可以此拒绝录取失信考生,考生第二年高考志愿的选择也将受限制。

  为进名校主动选择复读的往届生,将取代考分不上线或填报志愿失误而导致被动复读的群体,成为复读生主力。《我国高考复读群体的现状分析与发展趋势》一文早就指出。

 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高考录取率从1998年的33.86%增长到2018年的81.13%,20年间翻了2.4倍。当“有学上” 的底层需求满足后,人们自然要追求 “好大学” 的高层目标。

  韩国2017年复读生比例高达23.2%,当年还发生了全国考生“九人满分,八人是复读生”的奇闻。

  在日本,复读生被称为 “浪人”,复读一次叫“一浪”,两次叫“二浪”,三次以上就叫“多浪”。大阪大学2018年63万高考考生中,“一浪”就超过10万,占比约17%。东京大学考试中,“浪人”数量始终在三成左右,最高接近一半。

  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0%,提前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。有日韩经验在前,就不难理解我国越来越多的高分复读生了。

  即使是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,985录取率也不超过6%。2018年,985录取率天津全国最高,也仅5.81%,上海以5.33%居第二,北京以4.29%居第三。如果再看河南、江苏等省份,985录取率都仅有1.14%,名副其实的百里挑一。

  中国薪酬网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7届毕业生平均月薪超过9000元的有4所,分别是清华、北大、北京外国语和上海交大。8000至9000元之间的高校有38所,基本都是985或211高校。

  以往高考没能考上名校的学生,在大学里继续悬梁刺股,指望着四年后考研再翻身。然而,靠考研实现名校梦的路也越来越狭窄。

  中国教育在线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,名校接收推免生比例不断走高,如果本科不是名校,想进清北这样的顶尖名校,希望几乎没有。北京大学2019年接收推荐免试硕士生中,94.8%的学生本科都是“双一流”建设高校。

  更何况,一二三本合并已经是大势所趋,本科名校学历的价值凸显。目前北京、天津、广东、辽宁、山东、浙江、海南、上海已经率先合并了一二本,截至2019年5月,全国尚未宣布取消三本的省份,只剩下了黑龙江、青海和湖南。

  一番比较下来,复读反而成了最划算的手段。不如高三打好基础,高四冲刺985,比应届生在分数提高上还有优势,为什么不再拼一把呢?

  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“考试招生制度主要还是依据考试分数来选拔学生,只有学生把分数考得更高一点,才能上更好的学校,这是高分复读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。”

  今年,四川理科700分以上考生182人,而清北在四川投放的理科招生计划只有72人。就算理科考到了700分,也上不了清北。

  杭州建人高复学校2016年600分以上的高复生凤毛麟角,2017年有20多个,学校为此专门组建了三个实验班。而且为保证教学质量,学校不再招收450分以下的学生。《钱江晚报》从杭州两家规模最大的高分复读学校了解到。

  广州大部分复读机构的费用在4.5万元到6万元不等,已经是一门稳定的生意。为了办好复读班,不少复读机构从公办学校挖教师。《南方日报》2017年走访时发现。

  不过,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作为正常的教育教学、学生发展,还是要尽可能减少这种高分复读现象,因为它本身是资源的浪费。”

  要想从根本上减少高分复读热,储朝晖认为,“高校要有相对独立的专业评价。”有了相对独立的专业评价,高校就不只是依据分数来录取学生,而是给学生整体地做综合评价。

  2019年6月8日北京高考结束后,一位考生在101中学考点门口向记者说道:“高三打基础,高四985,拜拜了各位,明年再见。”